偶一看

我的gsvshushehd啊,为什么hsbdusvdhdf我gxus_ce'c啊啊啊不知道说什么。。。啊啊啊hzbshsus:jss@

[酒红]青行灯失业记

哈哈哈_(¦3」∠)_全篇高能哈哈哈

一条大河波浪宽:

※情人节快乐,OOC神经病都是我的锅


青行灯主角的酒红,并且有点阎判。真的想写酒红


※乱七八糟的……大家见谅吧(没有任何黑角色的意思


※一个梗:阎魔CV能登麻美子,阎魔爱(出自动画《地狱少女》)CV能登麻美子




* * *


青行灯失业记






“同志,同志,哎,这位同志!”


青行灯一阵心慌。本来想装作听不见继续走,负责安检的小鬼们齐齐围上来:“同志您好,警报响了,我们检查一下您是否携带了违禁物品入场。”


青行灯暗暗呼出一口气:原来不是因为SSR的身份。如果她因为SSR的身份被拦下去,她就会坚称自己是跳跳姐姐,跟跳跳哥哥一样是个SR。


小鬼们指指青行灯的拿着的行灯:“请问这个是什么?”


“是……荧光棒,给红叶打call用的。”


小鬼们迟疑地说:“这……您进去吧。”


青行灯问:“我能问一下为什么警报……”


“我们就是审查SSR的携带物品,球类一律禁止放行。”


“噢——”青行灯若有所思地说。




青行灯来看红叶的LIVE并不是因为她追星,不如说如果可以她才不会去做看LIVE这么烧钱的事情——青行灯失业了。


她发现她失业是因为某一天她的稿子辗转多家杂志报纸仍然没有被采纳,这才发觉不好了,进而发觉其实这种状态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过当时多投几家总有中的。现在别说其它,就说以前约她写专栏的《阴阳故事会》也都不找她了。青行灯很发愁,就操起老本行,上街潜伏打听情况,终于打探到她失业的原因:有人把她顶了。




“就是你正在看的这个。”青行灯指指阎魔手里的《大江山日报》,“‘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醉酒爆料,平安京妖怪八卦独此一家’,就是酒吞的八卦,已经连载好多期了。”


阎魔舒舒服服地倚在她的云朵月亮上,跟个退休老干部似的翻着报纸。


“哟,这还写到我了。”阎魔匆匆看完,哼笑一声,“基本都是实话,现在大家不就喜欢这个?阿青,你的稿子没有人接也不怪你……”


“老阎,你帮我个忙吧,”青行灯说,“我在平安京混不下去了,想去别的地方另谋发展。”


“我怎么帮你?”


“我听说你在当上地府老板之前是个跑业务的,专门送人下地狱,谁有怨恨就找你,半夜零点穿着水手服就来了,给人递草人,想报仇就解开草人上的绳子,你就送人下地狱了。”


阎魔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嗯,谁没有个年轻的时候……”


“你就划着小船把我送去西方吧。”青行灯说,“我都打听过了,西方有个地方特别兴盛讲故事,什么一千零一夜的。”


阎魔:“……阿青,你是认真的?”


青行灯点头。


“不好办,”阎魔说,“我以前那是把人拉进地狱,你这是要从我这儿去别的地方。现在签证不好办,你没满六勾、没有一身极品御魂也就算了,没房没车没勾玉,现在连工作都没了,就算你是SSR,条件不够硬那边不给放行的。”


青行灯叹了一口气,坐在她的行灯上晃荡。


阎魔咳了一声,把报纸扔到一边去,判官小跑着就来了,给他敬爱的阎魔大人端上茶和点心。


“阎魔大人请用。”


“判官,”阎魔拿起茶杯,对判官使眼色,“客人来了,怎么不给客人送上茶点?”


判官窘迫地说:“在下,在下一心只想着阎魔大人……”


青行灯早已看透一切:“好了好了别说了,我原谅你了。”


“青行灯大人,请用阎魔大人的点心……请用点心。”


青行灯:“……”


阎魔吩咐道:“妾身与青行灯有话要说,判官先下去。”判官一声遵命就赶紧回避了。


青行灯看着阎魔让给她的几个可爱的小包子,还一动一动的,怎么也下不去口。


“这是什么啊?”


“这是地府特产,判判食品。”


“……什么食品?”


“判判食品啊,”阎魔说,“地府特供判官独家冠名食品。”


青行灯说:“老阎,你这地府经营得不错啊,都开始发展食品副业了,每天生意挺好吧?员工待遇不错吧?”


阎魔说:“阿青,几日不见,你竟如此孤陋寡闻了。现在搞食品副业都是潮流了,凡事有点实力,咱们SSR协会里谁不搞个副业发展经济?”


青行灯说:“我主要是收集一些怪谈什么的……啊,请继续,愿闻其详。”


“这《大江山日报》的酒吞专栏都写着呢。”


阎魔把报纸扔给青行灯,青行灯接过一看,顿感唏嘘:原来除去地府特产判判食品之外,投奔黑晴明的狗子也联合雪女做出了汪仔雪饼;镇守荒川的老咸鱼,联系了一些小怪搞起了水产生意;让青行灯失业的酒吞都有大江山陈酿假酒无良液,广受N级别的小鬼们欢迎;甚至是晚辈花鸟卷,据说都在蒸花卷卖了,辉夜姬小妹妹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偷偷做竹筒饭。


——如此详细,连自家老底都给揭了,怪不得大家都争着抢着要酒吞的八卦稿子了!


青行灯一声叹气,对阎魔说:“老阎,你也别谦虚了,协会里有谁能比得过你?我都看见了,你们家中层干部都有二胎了,是不是想着子承父业继续给你干活?”


“那是我的二胎。”阎魔说。


青行灯:“!!???”


“那两个小娃娃是新来的实习生,”阎魔惆怅地说,“冰山开窍,还得再等个几百年。阿青你这种专注创作事业的妖怪可能不懂,感情这种事情很难去强求的。”


“老阎,我看你这里条件挺好的……”青行灯忸怩道,“不然,你就收我当实习生?”


“阿青,我不是不想,”阎魔为难地说,“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俩SSR难进地府……”


“酒吞那大江山可不止他一个SSR呢。”


“……除非你跟茨木一个德行。”


青行灯试探道:“老阎,呃,挚友……?跟我打架……?然后,然后来支配我?”


阎魔赶紧三火开大:“你快闭着嘴吧。”


青行灯被沉默,坐在行灯上绝望地看着阎魔。


阎魔说:“阿青,解铃还须系铃人,你也该知道酒吞原本并不会像现在这样颓废。”


青行灯点头。她印象中的鬼王酒吞冷静且理智,现在的八卦和酗酒都不像是酒吞的所作所为。道听途说如此,从前他们几个SSR在地府聚会时酒吞也只是小酌,偶尔也像个小孩子一样,看狗子和咸鱼不在,他和阎魔就偷偷损他们俩,兴致上来了酒吞还会说阎魔是混蛋。


有次酒吞兴致勃勃地说起他路过一片枫叶林,看到里面有个很美的妖怪,虽然没什么妖力,但她天真活泼,还喜欢跳舞。酒吞就偷偷看她跳舞,被发现了之后还邀请她一起喝酒。酒吞说起这事的时候脸红了,为了掩盖他的脸红,连忙多喝了好几杯酒。


“对,就是那件事。”阎魔对陷入沉思的青行灯开口道,“我还记得那天酒吞跟个毛头小子似的。忍不住就嘿嘿傻笑,比高喊着我要大义的狗子都傻,还喝呛了。”


事情的后续青行灯也听说过。那之后,酒吞喜欢的那个美女从一个天真活泼的姑娘变成了一个吃人的恶鬼。青行灯这时才反应过来:她那时竟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反正酒吞是大江山鬼王,区区一个小妖而已,他哪里会在乎?讨不到她的欢心,那就作罢,吃了闭门羹,传出去还丢脸。漂亮女人数不胜数,堂堂鬼王何必一棵树上吊死?要么就是青行灯自己多心了,也许酒吞在此之前早就忘了那个可怜可怕的鬼女了,反倒是外人瞎操心。


谁知道酒吞竟是对红叶一往情深,事实无法挽回便终日买醉,醉酒后胡言乱语,挨家挨户地爆料,肯定是有人记下来,以酒吞的名义投稿给各大报纸杂志。


“其实我有点羡慕那个小姑娘,”阎魔说,“有那样热情的家伙去喜欢她。世间因缘,翻手作云覆手雨,也不好多加评判。只是,假如她能回头看看……”


阎魔停下了,她叹气,又笑了笑,再叹气。


两回合过去,青行灯解了控,对阎魔道:“我这就上去打听打听。不过,地府还是给我留个位子吧。抱拳了老阎!”


青行灯刚想走,两个小实习生跑了过来,白色的小可爱拉着黑色的小可爱叫住她:“青行灯大人!请您收下这个!”


黑色的小可爱递上一个袋子,上面画了个可爱的包子,并书“判判食品”。


“送给我做礼物吗?”青行灯收下特产,摸摸两个小可爱的高帽子,“好好干,你们一定能转正的,以后还指望你们提拔我。”




青行灯没想到这个红叶跳舞都跳出规模了,《大江山日报》头条就是红叶要开LIVE,地点枫叶林,只是这个头条看不出多少兴奋的语气。青行灯猜这八成是茨木写的,酒吞八卦专栏也是茨木记录的,也真难为茨木了,就一只手还要搓球、猜拳、记录八卦。


青行灯身上的勾玉已经所剩无几,看完一场LIVE,如果再没有稿费,就必须得钻进哪个阴阳师的寮里求收养了。青行灯还想自力更生,她手下还有九十九个灯笼鬼小弟等她提拔。她跟九十九个灯笼鬼小弟感情很深了,每次讲百物语都带着这九十九个小弟,每讲完一个故事,一个小弟就去讲故事的人脸上呲溜舔一口,然后选择爆炸,安拉胡阿克巴……不对。


总之青行灯就买了晚上LIVE的门票,天色暗下后,青行灯就飘去了枫叶林。




枫叶林里人头攒动好不热闹,都得排队过安检。妖怪们实在是太多,光凭酒气也难以分辨出酒吞的具体方位,何况酒吞的假酒无良液畅销平安京,大家都在喝,可谓难上加难。青行灯左看右看都没看到酒吞的影子,拿着她的大型荧光棒举步维艰。


青行灯问旁边的小鬼:“酒吞在哪儿?”


“酒吞?”小鬼疑惑了一下,马上说,“您等着红叶大人一出来,就能找到酒吞了。”


青行灯将信将疑。人群逐渐停止了流动,人数趋于稳定,这是要准备开场了。黑暗之中唯有星影月光明亮,蓦地从枫叶林深处亮起无数红光:红叶登场了。


大家都在惊叹于场景时,只见观众当中,突然冒起一大串爱心,并且是肉眼可见的爱心,像喷泉似的,怎么着都止不住,都要直冲云霄了,齐齐地往搭建的舞台上飞。青行灯第一次见到这架势有些傻眼,又看到该真爱大佬一手四根荧光棒,两手八根荧光棒,瞬间叠满四层狂气,四个小葫芦连同背上背的大葫芦,五个葫芦一起疯狂摇摆,随着节奏忘情地给红叶打call。


周围的小鬼都是见过世面的,对酒吞狂飙爱心的特效见怪不怪了。青行灯久久不能回神,想着原来酒吞还有这一面……终于趁着大家嗨起来的时候悄悄挤到爱心旁边。


青行灯犹豫了一会儿,插话道:“酒吞,是我……”


“什么?”酒吞目不斜视,“一会儿再说!先给红叶打call!”


“这……”青行灯停顿了一会儿,毅然举起她的坐骑,万花丛中一点绿,挥舞着青色的行灯卖力打call。


红叶显然是注意到她了,首先她的荧光棒颜色不一样,其次她就在酒吞旁边,再次她是SSR,想不被注意都难。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红叶有意无意地把眼光投到她这里。难道是被认成小粉丝了?青行灯本想偷懒,见红叶看得勤快,也不敢懈怠,以不输酒吞的热情使出浑身解数挥舞巨型荧光棒,她都要怀疑自己真的是红叶脑残粉了。周围小妖怪们见到两个SSR像是中了魅妖一样不听使唤地打call,惊吓之余也受到了鼓舞,纷纷振作起来,气氛一下到达最顶点,红叶的舞蹈也到了高潮部分,无数枫叶随着红叶的舞姿纷纷而下。谅是青行灯这样见多识广的高冷妖怪,都忍不住激动地湿了眼眶,想必旁边的酒吞早就兴奋至极。青行灯转过头,见到酒吞红着眼睛,咬着嘴唇,脸憋得通红,眼见着就要达摩式爆炸了,表面上还在聚精会神地盯着红叶,实际上内心里早就哭成了泪人。


哎呀,这真像个情窦初开的大男孩,想不到酒吞还有这么纯情的一面。青行灯窃笑,也有点明白为什么酒吞会借酒消愁了。这个红叶对他而言如同遥不可及的星星,可远观不可亵玩,红叶要是不愿意,他也无法强求;说到底,酒吞根本不会强求。他喜欢红叶,并非作为什么大江山鬼王去喜欢的,而是单单作为他自己,一个普普通通的妖怪,尽自己所为去保护她、喜欢她。——难怪阎魔会说羡慕红叶这种话呢。


不过青行灯此行的目的不是吃狗粮,而是上岗再就业,就算不能阻止酒吞酗酒,也要说服酒吞看好茨木的爪子,让他专心猜拳和搓球,不要撰文投稿了。


青行灯打算LIVE结束后拉住酒吞跟他说这事儿,但是LIVE刚完,大家又吵吵起来:原来接下来还有手渡会,红叶要送红枫娃娃。


红叶退场了,酒吞赶紧去排队参加手渡会。那个红枫娃娃不是谁都敢要的,血量不足搞不好会狗带,狗带就会爆炸,酒吞狂啸一口回满血,收起八根荧光棒,这时青行灯拽住了他。


“酒吞,是我,青行灯。”


“哦。”酒吞点点头,继续走,青行灯只好跟在他后头飘。


“你要去手渡会?”


“嗯,”酒吞说,“我还准备了礼物给红叶。”


酒吞拿出一个纸袋,青行灯一看,竟是黑晴明监制的汪仔雪饼。


“红叶她不是……哎,给她这个她会开心些。”


“啧啧……”青行灯灵机一动,“我也拿了,地府的判判食品,老阎给的。酒吞,我看反正你也不是特别想送这个,不如咱们交换一下,你送她判判食品,我送她汪仔雪饼?”


酒吞皱眉:“你在耍我?这是我好不容易才弄到的,好处都让你占了,本大爷凭什么让给你。”


“你听我的,我送汪仔雪饼绝对比你送的效果好。”


“……”


“还会帮你美言几句。”


“……”


“别犹豫了,快带我去见红叶。”




青行灯排在酒吞后头,跟他一起进了枫叶林里,黑灯瞎火的,反正他们妖怪也不太需要光。酒吞比起刚才收敛了不少,还在介怀把汪仔雪饼让给青行灯的事,一直不说话,似乎在考虑该跟红叶说什么合适。


终于轮到酒吞了,从后面看,酒吞好像低头弯腰了,比起酒吞来红叶那么娇小,穿上木屐也只能够到酒吞的肩膀。


红叶不乐意看到酒吞似的,递给他红枫娃娃之后就把脸扭到一边去。酒吞并不在意,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判判食品给了她。


“这是从阎魔那混蛋……不,阎魔那里弄到的判判食品。……”


酒吞欲言又止,将要张口又不说话。这么过了一会儿,红叶抱着胳膊看向酒吞,酒吞便情不自禁地喊她:“红叶——”


察觉到自己稍有失态,酒吞赶紧退后一步:“那我走了。”也不再打个招呼,连声再见也不说。大约是怕自己惹红叶烦心,再者,他也不是个喜欢纠缠的人,。走得潇潇洒洒,倒是回头喝闷酒。


轮到青行灯了,她上来就抵抗了红枫娃娃。


青行灯说:“你好,这是我第一次来……”


“我认得你,”红叶说,“你都是上过神龛的大人物了。”


“不敢当。”


这么一近看,红叶的确可以说是绝色美女了。她的好看不仅仅是外表,如果说仅靠外表,恐怕还吸引不了酒吞;她的魅力叫人难以抗拒。


“我也有好吃的。”青行灯说,“黑晴明监制的汪仔雪饼,这是我从狗子……从你大义哥那里求来的,据说现在都脱销了。”


红叶眼睛微微瞪大。


果然上钩了。红叶想要伸手拿,青行灯赶紧躲开:“不是白给你的。你得跟我交换。”


“用什么换?”


青行灯眼睛一转:“你手里那是什么?也是好吃的吧?”


青行灯表现得游刃有余,甚至还在她的坐骑上翘起了二郎腿,实际上心里紧张得不得了。必须要做好重新拿回判判食品的准备。不,看红叶的样子,她是非要汪仔雪饼不可了。


但青行灯嘴上还在说:“跟我换吧。”


如果换了,那青行灯就很对不起酒吞了,酒吞只会更加消沉,继续喝酒,继续八卦,青行灯最终会成为无业游魂,如果地府不放她去西方,那就做好钻去哪个非洲阴阳寮的准备,接受非洲阴阳师的爱的供养。


“那个……”


“嗯?”


“换一半行不行?”红叶犹豫道,“要是不行……”


青行灯做出要走的样子。


“那你走吧,”红叶说,“我不换了。”


青行灯狂喜,又故作深沉:“这可是你大义哥——”


“不换了!”


“哎呀,为什么呢?”


红叶说:“我吃够汪仔雪饼了。”


“……好,那你就权当换个口味吧。地府特产比较干,最好配着什么汤啊酒啊的一起吃……”青行灯从她的行灯上下来,开玩笑似的把行灯递给红叶。


“外面太暗,怕你找不到好酒,行灯借你一用。”


“不必了。”


本来板着脸的红叶,突然弯起她的嘴角,对青行灯笑了。


“怕你的灯光遮了我的星光,让好酒跑了。”




* * *


“瞧你一身六星破势,御魂盒里还装着日女和魍魉。阿青,你这是发迹了?”


阎魔坐在她的云朵上翻着新一期的《阴阳故事会》,青行灯在她对面吃包子。


“酒吞重新振作,他的八卦没了,我的专栏又回来了。事情解决了,我又上岗了。”青行灯说,“其实我还有一套狰和一套轮入道,就连我九十九个灯笼鬼小弟都一人一套整齐御魂了。”


青行灯压低声音对阎魔说:“我发现了,写八卦很赚钱的。下一篇我就要写霸道总裁爱上冰山,老套路屡试不爽。老阎你给我点建议?”


“你快闭着嘴吧,”阎魔说,“我写,让我写!”






[完]


* * *


※青行灯CV水树奈奈亦在《地狱少女》当中出演过(柴田鶫),还算是个比较重要的角色,连续三季都出现过。本篇里没用到这个梗就是了